我研究所的題目是藥物經皮輸送

雖然我還沒開始正式做研究

但是事前的準備工作 學習早就開始了

這個題目會用到大量的鼠皮膚

所以理所當然的 我必須殺很多小白老鼠

但是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呀

說我殘忍 然後眼裡透露出一點點厭惡的眼神

(或許別人沒這個意思 但至少我看起來是這樣)

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呢

我自己也是心理建設了很久

拼命告訴自己那些老鼠都是為了我們人類而犧牲的

牠們很偉大 所以不要害怕 我心存感謝

難道沒有想過 感冒生病所吃的那些藥物

到平常所擦的保養品 用的沐浴乳等

都是要經過動物測試嗎

有感謝過嗎?


我們都是工學院的

所以對這種事很難接受

但是知不知道 一句話就會讓我很受傷

以後不會再說自己在做什麼了

開心的想找話題 換來的只是難過和被厭惡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O麻 的頭像
AMO麻

AMO旺旺來搗蛋

AMO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